央廣網西安7月8日消息(記者雷愷)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朝花夕拾》報道,陜西歷史博物館攜手三位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非遺傳承人,采用非遺景泰藍、玉雕、琺瑯彩技藝,對陜西歷史博物館鎮館之寶“鑲金獸首瑪瑙杯”進行賦能創作,打造出《富貴恒通》獸首杯系列博物館非遺文創作品?偱_記者就此采訪了陜西歷史博物館副館長魏成廣。
 

  雷愷:我們知道,陜西歷史博物館館藏文物達170多萬件,咱們這次為什么會選擇“鑲金獸首瑪瑙杯”作為原型進行創作?

  陜西歷史博物館副館長魏成廣鑲金獸首瑪瑙杯,是陜西歷史博物館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是一件極其珍罕的古代雕刻藝術品,也是考古發現唐代俏色玉雕的孤例,更是世界同類器物中最為精美的一件。

陜西歷史博物館“鑲金獸首瑪瑙杯”(央廣網記者 雷愷 攝)

  之所以選擇它,是因為獸首瑪瑙杯造型源自西方的“來通”,它是唐代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見證。杯身由一整塊棕、紅、白三色瑪瑙雕刻而成,一端為寫實的獸頭形象,另一端向上翹起形成杯腔。雙目圓睜,雙耳豎起,兩只螺紋獸角粗壯有力,向后彎延與杯口相連。前突的獸嘴充當杯的流口,填以金塞,鏨刻細致。金鑲瑪瑙,不僅解決了實用之需,還使色澤深沉的瑪瑙靈動鮮活了起來,彰顯出不一般的神秘與高貴。

  獸首瑪瑙杯這件罕見珍寶不僅反映出唐代貴族器物巧妙精湛的制作工藝與富麗華貴的藝術特征,還凝聚了一代王朝的文化風貌,更是盛唐國力昌盛與對外交流融合的縮影。我們希望“國家級”大師以非遺技藝賦能這件“國寶級”文物,強強聯合,共同雕琢打磨出“富貴恒通”系列獸首杯文化創意精品。

  雷愷:非遺技藝和國寶是怎么融合的?

  魏成廣《富貴恒通》系列獸首杯,分為景泰藍、琺瑯彩、金鑲玉三大主題,選料考究、設計精巧、雕工精湛,呈現出雅致、莊重的藝術風貌。景泰藍與琺瑯彩主題分別以非遺景泰藍、琺瑯彩為基礎,融入金鑲玉、鏨刻等傳統工藝,巧妙的選用珍貴寶石和貴金屬等作為點睛,以瓷胎為骨,以古典色為底,以祥瑞紋為畫,蘊含著對追求幸福美好、富貴平安的美好期許。金鑲玉系列,借鑒原文物的俏色工藝,選取晶瑩通透、具有自然斑紋的和田玉、藍田玉等材質,將玉石天然紋理化為獸身的婉轉線條,還原了奇、巧、精、特的原貌,玉石之美與文化沉淀并重,兼具古典與現代藝術風格。

采用非遺景泰藍技藝創作的“鑲金獸首瑪瑙杯”(央廣網記者 雷愷 攝)

  我們博物館的獸首瑪瑙杯只有10多公分,現在開發出來的景泰藍獸首杯有50多公分,材質也發生了一些變化,玉系列的和原來國寶的大小基本相同。

  這次合作是強強聯合,我們拿出了博物館國寶級文物,請的三位大師分別是國家級非遺大師,其中景泰藍采用了108種工藝,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對博物館進行調研,特別是景泰藍上的紋飾、花卉,這些都是取自陜西歷史博物館文物上的元素,具有陜西歷史博物館的特點。

  文脈延續,國之強大,離不開賡續歷史傳統、守護文化瑰寶。作為國寶守護者與文化傳承者,我們應積極擔當,讓古老的遺產以靈動的姿態走向更多人的生活。通過這些精彩的展示、精湛的技藝、精美的產品,令大眾領略到中國傳統文化的無窮魅力,感受著傳統文化和審美帶來的文化歸屬感和自豪感。

  雷愷:陜歷博的這次嘗試為博物館和非遺的合作開了一個好頭,博物館與非遺可以說有著天然的聯系,他們之間哪些關聯?

  魏成廣大家都知道,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公約”,2004年我國加入該條約,2005年國務院下發了《關于加強文化遺產保護的通知》,2007年國際博協第一次將“非物質文化遺產”正式列入到了博物館的功能中,2011年,我國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從那個時候開始,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博物館的關系就越來越緊密了。

  事實上,博物館的物質文化遺產在成型的過程中都有非物質文化遺產在里面,只不過我們把它分開來講了!

  雷愷:陜西歷史博物館在非遺傳承保護中都有哪些有益的探索和實踐?

  魏成廣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就進行非遺的一些探索。比如茶餅,我們以茯茶為載體,通過特殊工藝將茶片制作成館藏文物樣式,推出獨具特色的文創茯茶。端午節是我國首個成為入選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節日,我們還特別舉辦了系列端午節主題活動。陜西歷史博物館以前雖然沒明確叫非遺,但這項工作一直在做。如禁止出鏡的國寶級文物舞馬銜杯銀壺,我們通過錘擈、鏨刻等技藝搞出了復仿制品,2006年10月,時任陜西省委主要領導將舞馬銜杯紋皮囊銀壺高仿品001號作為國禮,贈與來陜西歷史博物館參觀的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這件東西現在就陳列在法國總統博物館里。

  唐墓壁畫是我們館藏特色之一,唐墓壁畫的臨摹品陜西歷史博物館與省內的三家博物館合作舉辦了唐墓壁畫臨摹作品展覽,取得了較好的社會反響,使得更多的人通過非遺技術、通過博物館二次創新感受到博物館帶來的不一樣的收獲。

  雷愷:咱們這次合作的初衷是什么?希望達到什么樣的效果?

  魏成廣這次陜西歷史博物館邀請多位國家級非遺傳承大師以館藏“鑲金獸首瑪瑙杯”為載體,運用巧思與匠心將景泰藍、粉彩、玉雕等非遺技藝融入其中,解構其中蘊含的歷史之美、文化之美、藝術之美。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傳統文化內部之間也應交流互鑒。我們歷史文物與非遺技藝的交流、互鑒與融合,為傳統文化“活”起來開辟了新路徑,破解其“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困境,既能把數量巨大的文化資源的存量激活,也能豐富文化服務供給,增強公眾文化體驗,讓中華民族的精神氣質和審美情趣歷久彌新。

  雷愷:今年是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法》頒布實施10周年,也是陜西歷史博物館建成開放30周年,在這樣的契機下,陜歷博下一步在文物和非遺的融合上還有什么打算?

  魏成廣這次以“非遺技藝賦能博物館文創”研討為開篇,共同探尋“博物館文創+非遺”的未來發展之路在豐富公共文化供給的同時,增強公眾的文化體驗,同時,借助“國寶+國技+國大師”的嶄新形式,共同創作出更能提升人們生活品質,傳揚優秀歷史文化的精品佳作奉獻給社會,推動博物館文創高質量的發展。

  作為國寶守護者與文化傳承者,陜歷博積極擔當,讓古老的遺產以更加靈動、更具有創新力的姿態走向更多人的生活。通過這些精彩的展示、精湛的技藝、精美的產品,令大眾領略到中國傳統文化的無窮魅力,感受著傳統文化和審美帶來的文化歸屬感和自豪感。

  我們有這樣一個想法,國寶級文物每個館都有,非遺大師各行業也都有!如何能通過陜西歷史博物館這次實踐,推動全國博物館和非遺技藝的合作。我們想,隨著時間的推移,能夠達到100個博物館、100件國寶文物、100個文創新產品,把這樣的成果能辦一個展覽,讓更多人了解非遺、文物帶給我們的快樂!現在僅僅是個開始,未來的路還很長!

  對我們館而言,以文創為切入點,高質量發展不僅要立足于對博物館資源的梳理凝練,我們有170多萬件文物,還要對不同時代背景下文物藏品所形成的的工藝技法進行傳承和保護。下一步,我們將圍繞非遺如何與文創融合發展、非遺與文物結合的藝術創新、非遺如何深度賦能博物館文創三個方面,繼續探索非遺元素與博物館文創融合的新路徑、新載體、新形式,讓博物館的文物、民聞傳承的手工藝都“活”起來,讓歷史變得肉眼可見,讓“非遺”變得觸手可及。